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赌博类单机游戏:大发888娱乐游戏下载 > >

赌博类单机游戏:澳门威尼斯人老牌值得信赖

赌博类单机游戏 时间:2017/10/2 8:41:25


 赌博类单机游戏

绮春园位于圆明园、长春园以南,成园最晚,风格最特殊,由若干建于不同时期的私家园林合并而成。但是就这么个皇家园林却历经从清康熙直至咸丰近二百年的时间,始终处于宫廷和政治的风口浪尖上。我们不妨循着那些曾经生活在这里的风云人物的足迹寻访传说中的御园。

“十三祥”苦尽甘来

绮春园第一位主人是的十三弟怡亲王允祥。时间约为怡亲王允祥重返政坛的雍正元年。

允祥是康熙皇帝的第十三个儿子,生于是清康熙二十五年二月初一。生母章佳氏深得康熙皇帝的宠爱。据说,康熙在位的61年中,惟一一次以削爵来严惩皇子还是因为章佳氏——适逢章佳氏病故,皇三子多罗诚郡王允祉却违反礼制在守丧期间理了一次发,被康熙获知后大加申斥,还因此由刚受封的郡王被降为贝勒。

“子以母贵”,允祥幼时很得父皇宠爱。13岁时,允祥第一次离开京城,随父皇谒祖陵。此后,玄烨经常带他四出巡幸。玄烨一生先后六次南巡,允祥随行次数最多的。这说明,他在青少年时代,曾深得父皇的宠爱。

康熙帝在晚年对允祥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允祥的苦难历程也从此开始了。玄烨生前,曾两次册封诸皇子。第一次在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皇长子胤(是)封为直郡王,皇四子胤(真)等四皇子封为贝勒。当时的允祥才13岁,还不够册封的资格。第二次册封在康熙四十八年,玄烨在复立胤(仍)为皇太子的同时,将皇三子、皇四子、皇五子晋封为亲王,其他皇子被封为郡王和贝子。允祥此时已24岁,连比他小两岁的胤祯都受到了册封,他却因为“夺嫡”这个历史上经久不衰的话题而被自己的父亲圈禁起来,这一圈就是14年,直至康熙六十一年正月他突然出现在政坛中心。

胤(真)即位,成为允祥否极泰来的标志。允祥一生45年可谓是“败也父皇,成也父皇”——康熙在世,他一无爵二无官;康熙驾崩,他立刻回到了政治顶峰直到故世。在协助雍正理政的8年中,他卓越的才华、优秀的品质与风范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示。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刚刚坐上皇帝宝座的胤禛迫不及待地宣布:册封允祥为怡亲王,命总理事务。胤禛还觉得不够,又将已故23年之久的允祥生母追封为敬敏皇贵妃,祔葬景陵。

在以后若干年里,允祥还得到诸多殊遇,无不显示了雍正皇帝对允祥的恩宠有加。十三爷其中的一个儿子早早地得了恩荫,封了郡王爵。来自皇帝的恩宠一直延续到允祥死后。雍正曾经把允祥的功绩和品行概括为八个字——“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并御笔书写成匾额颁赐给允祥。允祥病亡后,皇帝赐谥号为“贤”,同时还特别谕命礼部把怡亲王的“品行八字”加在谥号之前。所以,允祥死后的“称号”特别长——“忠敬诚直勤慎廉明怡贤亲王”。更有甚者,雍正还发布诏令,恢复其原名“胤祥”,以示与其他诸兄弟的区别。这件事,不要说是有满清一代,就是在整个中国历史上,都是“臣子不避尊讳”的惟一事例,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到了乾隆时,弘历追忆起十三叔还特下诏旨:“怡贤亲王公忠体国,其爵位亦应世袭罔替。”在允祥之前,清初的“铁帽子王”皆因军功卓异而获此礼遇,允祥却独因治绩突出获此殊荣。

怡亲王允祥死后,他的孩子将这个御赐园林还给了皇上。胤(真),念在兄弟之情,既没有把它重新划入圆明园,也没有再将其次给其他大臣。直到20年之后,另一位治世之能臣的出现,这里才再次成为赋予政治内涵的赐园。

乾隆“肥水不流外人田”

乾隆十四年(1749年)三月的一天,弘历正在自己位于圆明园的办公室——勤政殿里一边品茶一边自恋地欣赏着“御制圆明园四十景图咏”。应该说,皇帝最近心情很不错,那是因为最近几个月大小金川的战事发展很顺利。从西南地区传来的消息,大学士傅恒在到达金川之后,在一个月内连续打数个胜仗,一举扭转了战争的不利局面。

说到这收服大小金川,也是乾隆后来引以为荣的“十全武功”之一呢。这片地区山峦起伏,藏族等少数民众在此聚居。雍正元年,大金川土司莎罗奔被清廷授予安抚司后,势力日盛,终于在乾隆十二年出兵攻掠革布什札和明正两土司地区,并不奉清廷四川总督和巡抚的约束。复杂的地形与气候,使前往攻打莎罗奔的清军始终处于不利地位,直到傅恒接任了前敌总指挥才被扭转过来。

乾隆十四年三月,傅恒受降莎罗奔后,班师回朝。乾隆帝特命皇长子为代表,率诸位亲王大臣直接到郊外迎接,给予高规格迎接犒劳,同时下旨将十三叔允祥子侄交还的赐园转赐给了傅恒,并以傅恒的字“春和”命名——“春和园”。由于怡亲王允祥特殊的历史上地位,所以此次嘉奖是乾隆皇帝对傅恒的特殊政治赏赐,也是“康乾盛世”中少见的特殊嘉奖。

要说到傅恒,就不能不提富察氏这个大家族。他的曾祖哈什屯,曾任内大臣,为大清开国功臣;他的祖父米思翰,曾任户部尚书,系乾隆帝亲信;他父亲李荣保,曾任察哈尔总管。除却这些亲随关系,傅恒的胞姐富察氏是弘历嫡妻——也就是说,傅恒是乾隆的小舅子。

如此显赫的家族背景使傅恒在仕途上平步青云。乾隆五年傅恒被授予蓝翎侍卫,三年后又被破格提升为户部侍郎。乾隆十年,皇帝以“世族旧臣,可望成器”为理由,特加恩“令在军机处行走,使之练习政务”,傅恒遂又成为军机大臣,乾隆十二年傅恒被晋升为户部尚书。在西征金川之前,傅恒因为是皇帝的小舅子又被加封太子太保衔,晋升协办大学士。纵观清朝自1644年立朝,至1911年覆灭,268年间能将太师、太傅、太保“三公”加于一身的宰辅寥寥无几,傅恒就是其中之一。

乾隆三十四年,傅恒在征战缅甸途中因身染重疾病逝,年仅48岁。傅恒死后,其子福康安又春和园还给了乾隆皇帝。乾隆皇帝为了纪念傅恒的功劳,没有将其赏赐给他人,并将“春和园”改名为“绮春园”,正式归入圆明三园。

和(申)跌倒,嘉庆吃饱

很多人都知道乾隆朝的贪官和-,但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败落和政治失势与这座绮春园还有着很多的关系。

淑春园,是乾隆皇帝赐给和-的皇家园林,也曾经是最后建成的绮春园的一部分。学者们经过多方考证之后认为,淑春园主体就位于北京大学老校区内,但是具体的位置与建筑规格现在已很难复原了。

淑春园最早是何时圈建的,已无明文可查,但至晚到乾隆朝中叶,这个园子就已经存在了。那时的淑春园还是附属于圆明园的小园林,园中没有什么建筑。在里面大兴土模,大约应该是乾隆帝把它赐给和-之后的事情了。

和-在清朝的宰臣中,算是发迹最快、弄权最久、贪污最大、失败也最迅猛的一个人。他出身满洲正红旗的官学生,原在銮仪卫当差。乾隆三十七年,他还只是一个三等侍卫,到五十一年,已经爬到了文华殿大学士;同时还跟皇帝攀上了亲家——他儿子丰绅殷德娶了皇十公主。和-的飞黄腾达多少带有一些神秘色彩,至于他的末路,也来得十分突然。乾隆帝在位满六十年后,名义上让位给太子(永)琰,是为嘉庆帝,但实际上他仍然主持军国大政。和-以权相当国,益加骄纵。嘉庆四年(1799年)正月三日,乾隆帝逝世,五天后和-就锒铛入狱。高效率的办事机构仅用了10天就搜罗齐了和-的20款大罪。和-被赐死狱中。

且说当年和-得宠之后,经常随侍于皇帝左右。乾隆皇帝常年都住在圆明园,捡一座临圆明园最近的皇家园林赏赐给近臣,自然也合情合理。据史书记载,和-借着跟皇帝走得近,得了这淑春园的赏赐后,便给园子起了个新名 “十笏园”。

经学者们仔细查阅资料,和-在得到这所赐园之后,曾经大事经营。园中水田尽被开凿为大小连属的湖泊,挖掘起来的泥土,则被堆筑为湖中的岛屿和环湖的岗阜。根据查抄和-家产清单,淑春园中共有楼台64座;全园房屋千余间;游廊楼亭357间。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和-对淑春园的经营,刻意模仿了一下圆明园的设计,而且和-有意模仿的还不是圆明园里别的建筑,而是圆明园里的“蓬岛瑶台”。这在封建统治时代被认为是僭越不法的行径,因此在嘉庆帝所定和-大罪二十款中的第十三款,有一段说:“将家产查钞……其园寓点缀,竟与圆明园蓬岛瑶台无异,不知是何肺肠?”这里所谓“园寓”,就是指的淑春园,当时园中比于“蓬岛瑶台”的,正是今天北京大学未名湖中的小岛。现在北京大学的未名湖,就是淑春园中被保留下来的最大的湖泊。

和-获罪后,淑春园被分为东西两部分。西边的半个园子留给和-那个做驸马的儿子,而东部则赐给了“乾嘉时期”四大书法家之一的成亲王永瑆。淑春园最后重又归如圆明园大约在嘉庆十六年。此后,嘉庆皇帝下令此园仍属绮春园范围,不再颁赐给臣属。

绮春园的转变

嘉庆皇帝,不同于他的先辈,更喜欢的自由风格。因此更注重居住环境和生活空间的设计,并不强调建筑物的雄伟壮丽,所以绮春园除宫门等少数建筑外,很少采用轴线布置的方法,即便是出现了轴线的建筑群,也巧妙地利用山水的穿插打破中轴对称的格局,形成了一个个随意自如,精致小巧的园林景观。这点上与圆明园有很大区别。

绮春园里的大规模改建和增建,从嘉庆元年(1795年)起,至嘉庆十年才结束,共建成十余处园林风景群。嘉庆帝也学着老父乾隆的样儿,做了一个“绮春园三十景”题咏。后来的道光皇帝为了奉养皇太后,特地在登基后,继续修建绮春园,并且按照他父亲嘉庆皇帝的意愿采用小空间和小布局的方法继续改造绮春园的整体风格。

嘉庆先后有两位皇后,第一位是孝淑睿皇后,喜塔拉氏,为道光的生母,她只当了一年多的皇后就病死,这一年旻宁十六岁,;第二位皇后是孝和睿皇后,钮祜禄氏,就是道光皇帝奉养的那位太后,生下两子——皇三子绵恺和皇四子绵忻,但她对旻宁备加照顾,所以旻宁做皇子的时候和他两个同父异母弟弟的关系也很好,和他继母的关系也很好。

嘉庆在二十五年七月十七起驾去山庄,途中因天气炎热兼之旅途劳累,当月便在承德避暑山庄的烟波致爽殿撒手而去。由于嘉庆皇帝死得突然,根本没来得及写下立储遗诏。

消息传到北京,留守的孝和睿皇后没有找到嘉庆皇帝密诏匣,更不知道老嘉庆心目中想立谁为储君。然而,她已经感受到满清王朝的内忧外患,清醒地意识到从宗社的长治久安需要立一位成熟而有能力的继承人。她自己生的两个儿子绵恺、绵忻,一个迷恋皮黄,一个陶醉古籍,别说嘉庆皇帝看不上,就连她自己也很失望。

在思考许久之后,孝和睿皇后立刻下发懿旨到承德。其大意是说,皇次子旻宁在嘉庆十八年的重大事件中,立有功劳,令皇次子旻宁立即于灵前即位。旻宁,就是后来的道光皇帝,接到皇后的懿旨,叩头谢恩,感激不已。旻宁知道,因为他不是孝和睿皇后的亲生子,而且孝和睿皇后自己还有亲生的两个儿子,在没有找到嘉庆秘密立储的遗诏的时候,她竟然能够推举旻宁继承皇位,应当说这个胸怀是极其博大的,所以道光一生都感谢皇太后的恩典,将其奉若亲母。

从此之后,绮春园因为孝和睿皇太后长期居住,其地位在圆明三园中不断提升,在道光末年其地位和规制已经与其他两园不相上下。

尾声

绮春园的故事后来一直不断地上演。咸丰末年,因为在“辛酉政变”(历史上又称“祺祥政变”)中,帮助两宫皇太后成功掌权,从清初就开始受打击的多尔衮的后代,到这一辈的睿亲王仁寿的时候终于又扬眉吐气了。为表彰仁寿的拥立之功,两宫皇太后又将自家的绮春园中划出一部分,改名为睿王花园(满语即“墨尔根园”),赐给了仁寿。同治年间,同治皇帝为了给慈禧祝寿,下令重修圆明园和绮春园,但是因为资金问题而被迫搁浅。再后来就轮到睿亲王的后代德七,清末继承了这个残破园林的一部分。但是民国初年,他迫于生活压力,又不得以将其卖给军阀陈树藩,改名为“肄勤农园”。1920年,陈树藩听说,北京城里有人打听,想买个大园子开学校,于是经过一番往还接洽,以六万银元的价格售给卖给当时四九城地转悠的司徒雷登,用作燕京大学建校基地。

今日的“绮春园”,应该说已经无法找到当年辉煌一时的建筑了,剩下的只是一个概念。但它的故事并没有完,还会因为圆明园公园和北京大学一直流传下去,并不断有新的内容增加近来。

[5]

 

故事精选